明朝阵风

缓慢养画风中

你以兄长之名,王储之身,护他透彻如璞玉,不染毫尘;置身于水火,不知深浅。可你自己成了回不来的人,多年后就只剩他将兄长之言奉为圭臬,踽踽独行。廊腰缦回,他低眉信口,说对庭生的爱屋及乌是因了庭生的母亲。

评论

热度(21)